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先买朗姆酒,再追两亿元,台湾当局这是“下血本”了?

2023-01-07 21:58:57 1090

摘要:闹剧还在接着演前脚,2万400瓶立陶宛朗姆酒被台湾烟酒公司全部买下。这批朗姆酒预计会在本月9日运抵台湾,最快在农历年前上架。台湾方面说了,“立挺我,我挺立。”后脚,台湾当局“驻立陶宛代表”黄钧耀5日又表示,将设立2亿美元的“台湾中东欧投资基...


闹剧还在接着演


前脚,2万400瓶立陶宛朗姆酒被台湾烟酒公司全部买下。这批朗姆酒预计会在本月9日运抵台湾,最快在农历年前上架。台湾方面说了,“立挺我,我挺立。”


后脚,台湾当局“驻立陶宛代表”黄钧耀5日又表示,将设立2亿美元的“台湾中东欧投资基金”,初步以立陶宛为优先实施对象,预计几个月后开始运作,将聚焦于对双方都有战略利益的产业。还说,台湾将加快立陶宛奶制品和谷物出口台湾的审批程序,并将立陶宛企业与台湾供应链联系起来。


当然,为了稳住立陶宛,台湾要买的单还有不少。


比如立陶宛农业部国际事务与出口行销部门主管凡库斯在去年12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列出了期待台湾买单的产品,其中包括了禽畜肉品、乳制品、蛋及蛋制品等等。


慌的不止台湾


先买朗姆酒,再追两亿元,砸“大手笔”的不止台湾,还有美国。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5日和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通了电话,宣称美国通过与欧盟及其成员国合作,在中国所谓“经济胁迫”立陶宛时给予支持。



作出类似承诺的还有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3日,布林肯与北约九个会员国外长通话,呼吁与立陶宛团结一致。6日,他在与德国新任外长贝尔伯克会晤后会见记者时表示,美国会与包括德国在内的盟友伙伴合作,强化自身经济韧性,确保供应链多元化,抵抗来自中国的所谓“经济恐吓”。


不过盟友们真的会像美国想的一样,“指哪打哪”吗?不妨看看德国外长的表态。她说,德国很清楚在重要全球问题与挑战上,例如气变或疫情,要靠和中国合作才能解决;而在对中国政策上,德国新政府重视和美欧紧密合作。


立陶宛接着跳?



或许是美国给的勇气,近段时间以来在台湾问题上越蹦越高的立陶宛,选择接着跳。


路透社消息称,立陶宛政府5日以所谓“国家安全利益”为由,下令国有铁路公司不得与一家中国控股的西班牙桥梁建造商签订合同。


该公司去年表示,在西班牙注册的Puentes y Calzadas Infraestructuras公司以6250万欧元的最低报价赢得建桥招标后,已要求政府审查该合同,该路段连接中北欧,由立陶宛铁路公司负责。而这家西班牙公司在其网站上将中国路桥集团列为母公司,这也是为什么立陶宛铁路公司将“与中国的联系”作为合同的风险之一。


不过,Puentes y Calzadas Infraestructuras随后也致函了立陶宛交通等相关单位,以委员会对该公司的经营管理资讯不足为由,要求重新评估。该公司表示,其与52间企业同属于Puentes集团,该集团已承揽超过2000项建设案,目前还在全球其他地区进行各种基础建设。这些企业分布在西班牙、美国、波兰、罗马尼亚、塞尔维亚、南美与非洲等。


该公司还强调,中国路桥集团虽持股达66.54%,但无法就公司的管理作出任何单方面裁决,且路桥集团的成员或代表都没有在公司的任何管理机构任职,也不会获得集团任何建设项目、技术、商业或行政资讯,仅能收到财务业绩等信息。而在路桥集团成为股东后,无论是美国还是欧盟,都不曾质疑Puentes集团不可靠或影响国家安全利益。


但立陶宛最新的这一动作,其实早有征兆。去年12月中旬,负责审查企业战略协议的立陶宛政府委员会就已裁定,该西班牙公司“有违反国家安全利益之嫌”。不过,当时的这一结论并不是最终定案,立陶宛政府可以选择采纳或者拒绝。如今,则是立陶宛政府正式定调拒绝。


再往前看,早在2019年2月,立陶宛安全部门就在报告中将中国称为所谓“国家安全威胁”。立陶宛总统瑙塞达同年7月表示,不支持吸引中国投资参与克莱佩达港口的现代化建设,妄称中国投资“可能会威胁立陶宛国家安全”。


整的是哪一出?



瑙塞达这个名字,最近曝光度有点高。


毕竟,他在4日那一番“立陶宛政府决定让台当局以‘台湾’名义开设‘驻立陶宛代表处’是个错误”的表态,被外界视为“立陶宛认错”的表现。


另据立陶宛国家广播电视台6日的最新消息,瑙塞达呼吁外交部提出计划,缓和对华紧张关系。而他的发言人还否认了这位总统在以“台湾”名义开设代表处问题上存在“左右横跳”,说“开设‘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并非错误,错的是在没有与立陶宛总统协调的情况下就以这个(台湾)名义开设代表处,然后(直接)把总统推到了事实面前。”


这位发言人还补充道,“立陶宛是一个主权国家,有权与其他国家或地区保持经济和文化联系”,“台北(台湾)代表处不具(正式)外交地位,也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


之所以瑙塞达的发言引人注意,一方面是与他此前在多个场合下对外声称的“立场坚定”形成反差;另一方面,则与他当前在国内的支持度不无关系。


据当地民调显示,瑙塞达是立陶宛目前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他在12月民调中的支持率达到52.5%。而第二受欢迎的则是反对党“立陶宛社会民主党”的领袖布林克维丘特,拥有43.8%的支持率。


值得注意的是,布林克维丘特曾在去年12月31日批评现任立陶宛政府的对中政策,认为“不专业”,表示若她的政党目前在执政,她会决定让台湾的代表处以“台北”而非“台湾”的名义开设,“不会做出导致立陶宛陷入经济战中的决定”。她还警告称,中国和立陶宛持续恶化的经济关系,可能会在2022年严重影响立陶宛的经济。


反观那些“挺台”的立陶宛政客,民调数据则显得不是很好看。同一份民调显示,总理希莫特的信任度从11月的33%下降到12月的30.5%,外长茨贝尔吉斯从21%下降到15.3%,不支持率则从11月的59.8%上升到12月的66.4%。不过分析指,这也与立陶宛经济制裁白俄罗斯国有化肥制造商有关。


此外,在对中政策上,不支持立陶宛政府对中政策的民众占到40%,超过了支持的34%。

有观点认为,这有可能影响到立陶宛在2023年举行的地方选举,甚至是2024年的国会及总统大选。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刘作奎向深圳卫视直新闻表示,瑙塞达的表态,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在做利益核算的时候,发现投入和产出严重不成比例。一开始立方完全听美国的指令,认为在台湾问题上踩红线可以获得很大的收益,但随着事态的发展,发现事态已经到了难以完全操控的地步。所以,瑙塞达立场的转变,是要留有余地,是在对中方释放妥协的信号。


在刘作奎看来,这还从侧面反映出一个问题,那就是所谓美国的支持、欧盟的支持,越来越成为“空头支票”,这些人只有口头的支持,没有实际的行动,“可能没有人能挽救他们,只有靠自己”。


不过,也正如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所说的,“认识到错误是正确的一步,但更重要的是采取行动纠正制造‘一中一台’的错误行径,回到一个中国原则的轨道上来。”


现如今,面对台湾给出的“优先投资”的2亿美元,以及美国拉着欧洲盟友许诺的支持,立陶宛下一步怎么走?还要再看看。


作者丨曾子瑾,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编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