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这买卖真划算!1颗菠萝换20000瓶朗姆酒,立陶宛台湾携手共渡难关

2023-01-07 22:01:09 2146

摘要:1月8日,据台海网报道,立陶宛议会所谓“友台小组”主席马塔斯·马尔德基斯在社交媒体上发声支持“台独”势力。马尔德基斯表示,台湾当局决定向立陶宛投资2亿美元,这相当于很多的菠萝,并且配上了其手举一张台湾菠萝的照片。据了解,稍早之前台湾当局成立...

1月8日,据台海网报道,立陶宛议会所谓“友台小组”主席马塔斯·马尔德基斯在社交媒体上发声支持“台独”势力。马尔德基斯表示,台湾当局决定向立陶宛投资2亿美元,这相当于很多的菠萝,并且配上了其手举一张台湾菠萝的照片。据了解,稍早之前台湾当局成立专门的基金,计划用于购买因为遭反制而失去中国大陆市场的立陶宛商品。该基金建立后的第一桩生意便是买下20000瓶立陶宛朗姆酒,此次立陶宛议会议员买了一颗台湾的菠萝,被“台独”势力视为对蔡英文购买20000瓶朗姆酒的回报,是立陶宛要吃爆台湾菠萝,与台湾或者说“台独”势力携手“共渡难关”的表现。仅仅是一颗菠萝就能换来“台独”势力的追捧,这笔买卖还是相当划算的。

在1月4日的时候,立陶宛总统瑙塞达承认了此前立陶宛允许台湾驻立陶宛的相关机构更改名称一事是错误的,并且试图将责任推卸给立陶宛外长、美国在立陶宛的代理人家族的代表兰茨贝尔吉斯。瑙塞达的这番表态引发了立陶宛国内政治的混乱,许多政要出面反对瑙塞达,包括并不限于曾与瑙塞达竞选总统落败的现总理西莫尼特、议长奇米利特和外长兰茨贝尔吉斯等。不过,也有支持瑙塞达的人,比如立陶宛反对党议员、立陶宛议会副议长安德柳斯·马祖罗尼斯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立陶宛应当寻找方法,要求台湾驻立机构更名。

此次马尔德基斯在社交媒体上摆出自己和菠萝的合照,同样是立陶宛国内这一轮政治内斗的一部分。由于2019年的总统选举和2020年的议会选举中,立陶宛中左翼联盟选举失利,在2024年现任总统和议员任期到期之前,立陶宛右翼预计都将会把持立陶宛朝局。因此,虽然这一轮中立冲突导致立陶宛中左翼支持率猛增,右翼支持率暴跌,但如果能够寻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推卸责任,那么立陶宛右翼政府并不需要担忧丧失执政权。这在客观上加剧了立陶宛右翼政府内部的斗争,连带着中立关系的前景也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有句话说得好,叫历史能够昭示未来。中立之间围绕着台湾问题而爆发的一系列矛盾,有必要到立陶宛的历史里去寻找一些答案。历史上的立陶宛从公元6世纪起开始出现国家雏形,并曾建立过一个极为强大的大公国,公元16世纪与波兰组建联邦国称霸东欧,可以认为其有着上千年独立发展的历史。18世纪末这个联邦国亡国,立陶宛被俄国吞并;一战期间,立陶宛被德国吞并,一战结束后成功独立。随后虽然经历了一系列快速的政权更迭,但立陶宛始终是一个较为独立的国家,直到1940年被苏联吞并。在二战结束后,虽然波罗的海三国是苏联最为用心经营的地区,但立陶宛始终抗拒苏联并谋求独立,最终依靠冷战即将结束的契机成功独立。

可以说,在近代史里,立陶宛的历史和与俄罗斯的斗争紧密相关,立陶宛的历史就是其与谋求扩张的俄罗斯的斗争史。在这样的历史观下,立陶宛人对于俄罗斯显然不会有多好的观感,敌视甚至是仇视的态度占据主导地位。同时,由于西方国家的意识形态宣传,立陶宛对于曾经与苏联同属一个阵营的中国也主要持负面观感,而对于台湾问题更是极其容易将自身代入进去,完全不考虑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不容争辩的历史事实。

当然,历史只是一部分原因,所有历史都是现代史。立陶宛右翼政党属于保守势力,在对待俄罗斯的态度上偏激进。其在对外关系上需要展现出对俄强硬立场来迎合自身的支持者,同时也希望能够迎合美国来换取更多的美国援助。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事实上是作为一个被“恨屋及乌”的对象,出现在了立陶宛政客们的视野之中,台湾问题则是立陶宛最方便插手的问题之一。

然而,立陶宛右翼政府忽略了一件事,即中国是世界上少数具有主导性地位的大国之一;虽然立陶宛可以迎合美国,但其在地理上是永远不可能改变的欧洲国家。此次中立关系恶化,欧盟方面虽然态度上偏向立陶宛,但始终不愿意明确表态支持立陶宛,更不愿意帮助立陶宛应对来自中国的反制,原因也很简单,立陶宛做的是为美国火中取栗的事情,这一点客观上损害了欧盟整体的团结,不利于欧洲一体化进程,更不利于欧洲作为一个整体参与国际事务。换句话说,立陶宛在整起事件中,既得罪了中国,又令真正能够予以其支持的欧盟感到了不悦,更不可能得到美国的倾力支持,活脱脱一个跳梁小丑。

​不过,这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现在有许多人认为,苏联之所以在末期难以为继,和其在二战期间死亡人数过多有着直接的关系,这导致大量的中坚力量被无意义消耗,人口和体量不足以支撑一个两强格局下的大国维系。而立陶宛也类似,其仅有279万人,作为一个城市放在中国,排名只能够排到182位。如此之小的体量,决定了立陶宛很难出现一个有着高超水平的政治家,哪怕是能够在国际舞台上获取相当存在感的政治精英都很少。现如今立陶宛国内执政的这批“政治精英”,虽然一个个都有着光鲜亮丽的履历,却都没有足够的水平来看待和应对立陶宛所要面对的一系列内政外交难题,反而被西式民选体制所驯服,成为了彻头彻尾的政治动物而无法自拔。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